南京新闻门户网
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社会新闻

长江禁渔全面启动,江苏多项工作全国率先

2020-12-31 11:16:00 来源: 南京新闻网

长江“十年禁渔”是党中央为全局计、为子孙谋而作出的重要决策,中华民族发展史上一项前无古人的伟大创举——长江“十年禁渔”即将全面启动:2021年1月1日0时至2030年12月31日24时,长江实行暂定为期10年的常年禁捕,期间禁止天然渔业资源的生产性捕捞。“十年禁渔”是保护长江母亲河的历史性标志性工程,打好长江“‘十年禁渔’攻坚战”,长江流域禁捕退捕,江苏多项工作率先全国,记者赴多个江鲜餐馆、水产市场调查,长江“十年禁渔”,在“鱼米之乡”的江苏,“水上不捕、市场不卖、餐馆不做、群众不吃”的氛围,已全面营造。

38865名渔民全部退捕了

“长江干流江苏段及保护区7392艘渔船、14887名渔民,其他水域列入今年退捕计划的12632艘渔船、23978名渔民全部退捕,符合社保条件的渔民参保率100%,需要安置的渔民就业安置率100%。”省推进长江流域禁捕退捕工作领导小组相关负责人介绍。

“十年禁渔”,江苏“亮点”频频。长江禁捕退捕,首先夯实的是制度保障。提请省人大常委会修订《江苏省渔业管理条例》,是全国首个将长江禁渔写入地方性法规,江苏首次对长江干流禁止垂钓、资源保护、非法渔具监管等作出明确规定,在全国唯一出台《江苏省国有渔业水域占用补偿暂行办法》,明确补偿标准的基数和系数。

江苏强化资金保障,统筹省以上奖补资金、生态补偿、支农惠农、渔业油补、精准扶贫、社会民生等资金用于长江禁捕退捕。截至目前,全省各级已落实资金60.21亿元,其中中央资金13.29亿元,省级19.75亿元,市县27.17亿元,落实资金总量及地方配套比例均居全国第一。

参照被征地农民社会保障办法,江苏对符合参保条件的渔民百分之百参保登记、百分之百参保缴费、百分之百落实社保待遇,并制定补偿安置指导意见,协调“同湖同策”“同湖同步”,同一区(县)尽量“江湖同策”,发挥好渔民专业特长,支持退捕渔民就近就业创业,积极开发护鱼员、护堤员、蓝藻打捞员等公益性岗位,拓宽就业渠道,坚决消除退捕渔民“零就业”家庭。

江苏密集出台禁售长江流域非法捕捞渔获物、依法严惩非法捕捞刑事犯罪、非法捕捞刑事案件审理指南等文件,形成“全链条”执法监管,迅速开展攻坚会战,斩断非法捕捞、运输、销售的地下产业链。“6月份以来,各级公安、渔政、市场监管等共查办各类行政案件1846起、2157人,刑事案件470起、830人;督促下架(删除、屏蔽)非法交易信息945条,立案查处违法广告170件,形成了高压态势和强力震慑”,省禁捕退捕执法整治专项组组长、省公安厅常务副厅长尚建荣介绍。

江苏将重点水域禁捕退捕作为专项工作纳入政府绩效考核,权重1.5分,将禁捕退捕工作列入2020年河(湖)长制工作内容,列入全省2020年长江经济带年度工作要点。

江鲜餐馆:“现在店里完全没有江鲜了”

“浪里白”餐饮是一家以江鲜为特色的连锁餐厅,不过上半年它还叫“浪里白江鲜馆”,南京安德门分店负责人刘金海记忆犹新,人说“无鱼不成席”,南京靠近长江,宴席、商务宴请吃的就是江鲜。7月5日接到长江禁渔通知,“我们连夜订做了新的店招‘浪里白餐饮’,对菜品调整。大众点评等网络平台上,店名也更换了”。记者看到,餐馆水产品只有家常的文蛤和香螺等,均为河鲜。浪里白菜单中原本有长江鲥鱼和长江鲫鱼,目前已经更改为鲥鱼、鲫鱼。刘金海说,餐厅虽然是江鲜为特色,但相关菜品其实只占很小的一部分,还有大量的河鲜、湖鲜、海鲜特色菜品。现在浪里白的鲥鱼、鲫鱼来自千岛湖,品质、价格与原来的长江鱼差不多。

不以江鲜为主打菜的餐厅也积极配合禁售江鲜工作。江宴渔村南京夫子庙洋珠巷店店长俞贞告诉记者,江宴渔村是淮扬菜餐厅,食材以猪肉、家禽为主,水产用量不大,长江禁渔对餐厅本身菜品影响也不大。“有食客会慕名而来点名要尝江鲜,店内张贴了‘十年禁渔’宣传单页,对水产类食材进行排查盘点,食材主要是湖鱼和河虾,甲鱼也由人工养殖。市场监管局还常来到店里暗访。店里完全没有江鲜了。长江捕捞过度,生态状况堪忧。希望‘十年禁渔’能深入宣传到市民心中,长江的生态环境也将确实由此变好。”

南京江渔轩延龄巷店店员王俊告诉记者,原来饭店卖江鳜鱼,江鲜是招牌特色,现在以淮扬菜为主。“现在店铺名字都不让带有‘江’字,工商局会上门检查。长江禁渔,我们支持。”她表示,餐饮店可以再创新,长江鱼再吃下去,生态破坏是巨大的。

水产市场:“哪里也进不到江鱼了”

12月28日,记者来到建邺区南湖农贸市场,在水产区,“禁售江鲜,有奖举报”的宣传标语随处可见。记者试图询问鱼贩们是否还有渠道能够买到真正的江鲜,得到的回答都是否定的。“现在长江沿线到处都在禁捕,哪里也进不到江鱼了,就算有渠道也不能卖!”鱼贩卢凤霞指了指墙上的“禁售江鲜”标语说。

“卖江鱼,新鲜的江鱼!”在附近生活了几十年的居民阮箐的记忆中,在南湖菜场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这样的“吆喝”声了。“江鱼江鲜以前有卖,不过都是在菜场门口小声叫卖,不敢进入菜场卖。”阮箐解释说,“放到菜场里面卖,价格偏高,没有钱可赚,更重要的是明令禁止不给卖,偷着卖风险成本太高。”

建邺区南湖菜市场水产区负责人李德全介绍,水产区一共有16家卖淡水鱼的商贩,都是以售卖养殖鱼为主。“以前有没有商贩售卖过?”面对记者提问,李德全坦言:“没有禁捕、江鲜可以买卖的时候,我们菜场也几乎很少有人卖江鱼,主要是因为买的人少、不挣钱。自从禁售江鲜以后,我们不仅在菜场显眼位置张贴了醒目标语,还挨户做了思想工作,鱼贩们很支持!”

农贸市场是市民菜篮子的最后一公里,菜场江鲜交易渠道断开链接,是否意味着水产品流通核心区批发市场同样难见江鲜?

在位于六合区南京沪江商贸城内的惠民桥水产批发大市场,记者看到,沿着姜宋路两侧分布着几十家水产商行和一家企业化运作的南京海聚水产品批发有限公司。在这些水产商行中,记者29日通过数小时的走访得知,以前有小的批发部卖江鱼,但量少,现在人都不见了。“现在最多有个别家能批发到一点池塘、河流的野生小鲫鱼。”其中一家经营部老板薛梅说。

“这里是南京最大的淡水鱼批发市场,市场每天的交易量能达到40万斤。”海聚水产品市场相关负责人徐永良介绍,这里的水产品不仅供应给南京本地各大农贸市场,还销往安徽、河南、山东等地。

“从市场行情来看,流通、销售养殖鱼一直都是主流。巨大的交易量江鱼根本无法供应得上,并且就批发市场而言,无论是否野生鱼,价格都是一样的。换言之,偷捕的江鱼在这里赚不到钱。”徐永良说,“所有水产品进入我们市场前必须经过检测和抽查,也能从根本上杜绝江鱼出现。”

根据多年跑市场的经验,徐永良认为,江鱼偷捕者必定有着自己固定的销售渠道,如江鲜馆、私人订购等。“长江禁渔,销售终端应该是重点打击对象,渠道、市场没有了,也就没有人偷捕了。”而作为一名食客,徐永良说,禁渔政策是国家大计,是为子孙后代着想,要真正控制源头,需要消费者“拒食江鲜”的意识不断提高。

长江十年禁捕,“退捕了、没卖了、不吃了”,徐永良这样感慨。

更多新闻

上一篇:H5|遇见美好,守护平安!打开属于你的《2021健康备忘录》

下一篇:扫雪除冰 温暖同行 | 铁心社区在行动!

相关新闻